3004 廚房

3004 廚房
為保障病人隱私,作者於心理學隨筆內並沒有在未經客戶的同意下,放置任何病患的真實故事,所有包含心理治療的故事內容都已經改編,忌對號入座。另外,本人不能在網上隔空治療,所以本網站並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心理諮詢服務,如有需要,請到醫院或診所求診,敬請留意。All the psychotherapy stories are written in ways to protect clients' confidentiality and privacy rights. NO real and identifiable clients' stories are shared on this website without their permission. No psychotherapy consultation will be provided on this website. Please do see your local provider for any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怪獸家長」的委屈

不經不覺間,我與這群有自殘傾向的青少年和他們的家長相處了六個月。這個星期四便是我最後一次帶他們的辯證行為治療小組 (DBT Skills Training Group),也是我在診所實習的最後一天。回想這半年,我主動參與青少年的治療,一方面希望增加經驗,另外也希望克服對他們的恐懼。畢竟青少年是我行我素的群組,行為問題較多又複雜,加上他們的父母會參與,可謂挑戰性甚高。更重要的是,這群青少年都有嚴重的情緒問題,不但大部份有自殘或暴力傾向,很多更已試圖自殺。我第一天的辯證行為治療小組經驗畢生難忘,以後有機會再分享。

雖然這個小組的實質對象是青少年,但是父母的角色很重要。我常常跟父母說,青少年一個星期來見我兩個小時,但是回到家,他們是日對夜對自己的父母,所以父母應該積極參與子女的治療,在家中運用在治療中學到的溝通技巧,鞏固關係,以及改善彼此的情緒管理。

起初,我認為這群青少年的父母很可能是「怪獸家長」。我主觀地認為他們過份批判或缺乏管教,間接影響這些青少年的心理發展。可是,在這半年間,我越和這群父母相處,我越體會到做人父母的艱難及辛酸,我亦學會放下對他們的主觀和偏見。就算這群「怪獸家長」有時候的確很具批判性(critical),甚至主觀(judgmental)及否定孩子的感受(invalidating),但他們每個星期四都準時出現,在小組中踴躍參與發問,給予其他父母和孩子莫大的支持。就是當天和自己的孩子有爭執,他們還是會控制自己的情緒,選擇和孩子一起來,希望有一天孩子會好起來。

這樣的父母絕對不是怪獸,他們很願意為孩子付出,只是太害怕失去他們而已。「怪獸家長」常常表達他們有如走在蛋殼上,怕說錯話,怕關愛不夠,怕子女情緒波動,怕子女不和他們溝通,更生怕悲劇上演。總之,他們害怕蛋殼要破裂。可是,「怪獸家長」沒有發現他們越是把子女視作蛋殼,他們的子女越變得脆弱,然後兩方面都更覺無能為力,構成惡性循環,變了一家幾隻怪獸「嘩嘩嘩嘩」在任由情緒的唆擺,聽下去很搞笑,事實是很可悲。

很多人認為「怪獸家長」只指責子女,事實是這些父母對自己也很嚴格,甚至都覺得自己做錯了。有一個爸爸問﹕「我是不是做得不夠好﹖」 另一個又問﹕「我是不是做錯了﹖」那邊廂一個又說﹕「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樣和她溝通。」診室中有時候充滿了種種無助、自責、沮喪、絕望和擔憂,一隻隻「怪獸」滿面愁容。這些都是「怪獸家長」鮮為人知的一面,只有他們才知道自己的委屈,了解彼此的壓力。諷刺的是大部份的孩子卻完全不知道「怪獸家長」的「真正感受」,他們以為「怪獸家長」老是生他們的氣。

「怪獸家長」不是真的「怪獸家長」,他們只是披著狼皮的羊,而他們的心和他們子女的一樣脆弱無助。我有時候覺得如果子女和家長能看到對方的痛是如此相似,明白家庭中的不良互動,或許他們不會再如此傷害對方。「怪獸」不再是「怪獸」,而「怪獸家長」也不用帶著「怪獸」的標籤,然後一家和諧好好的活下去。

離別在即,我的「怪獸家長」請你們好好照顧自己,放下對自我的批判,並愛自己多一點。偶爾也請你把那個連著你和孩子的插頭給拔掉,相信他們會在跌碰中成長,給他們多一點成長空間,讓他們與你感受生命的喜怒哀樂,學會責任,學會忍受痛楚,學會承擔。

人生有很多苦楚,學會放手,讓子女感受生命的種種點滴才是寶貴的家教。誰沒有跌過﹖






1 則留言:

有話要說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