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 廚房

3004 廚房
為保障病人隱私,作者於心理學隨筆內並沒有在未經客戶的同意下,放置任何病患的真實故事,所有包含心理治療的故事內容都已經改編,忌對號入座。另外,本人不能在網上隔空治療,所以本網站並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心理諮詢服務,如有需要,請到醫院或診所求診,敬請留意。All the psychotherapy stories are written in ways to protect clients' confidentiality and privacy rights. NO real and identifiable clients' stories are shared on this website without their permission. No psychotherapy consultation will be provided on this website. Please do see your local provider for any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2012年2月19日 星期日

教育是一種特權

我見她已經快要一年半了。每次見到她,我都會想她會抗爭到甚麼時候﹖  有時候,我跟她坐在同一個房間,也會對她從頭到尾不停的投訴感到厭倦,心想她到甚麼時候才會明白她或許不適合留在大專上學。可是,我有甚麼權力告訴她她是在燈蛾撲火,甚至走錯方向﹖

這年多來,我看著一個擁有無比戰鬥力的她為她的教育而戰。儘管她先天患有多動症以及多種的學習障礙,家境清貧,她從來也沒有放棄過上大專,完成輔學士學位。轉眼,她念上了七年 (但還沒有念完)。七年來,因為她的學習能力很低,她每個學期只能修讀一個科目。就是只修一個科目,她的壓力還是很大,加上她的社交和語言能力也很低,她覺得沒有一個人可以明白她和分享她的生活,精神的負擔變得更重,於是她成了我們診所的長期客戶。身旁的人越是勸她放棄上學,或問她甚麼時候完成學位,她就越堅持她的夢想。曾幾何時,我也在想或許她不適合在學校爭扎,或許她可以找一份比較適合她的工作,這樣對她的心理健康,甚至前途會更好。曾幾何時,我甚至懷疑她為了証明自己的能力而去拿學位,而不是真的需要一個學位。可是,我有甚麼權力告訴她她上不了下去﹖ 我有甚麼權力告訴她學位是給有能力的人﹖ 回想起來,我真覺得很是慚愧。

跟她的相遇讓我開始想教育可能本身就是一個特權(privilege),而並不是權利(right)。我因為相信教育機會是平等的,所以我看不到自己對有缺憾的人的歧視。現實、學習和反思教會我教育機會並不是平等的。有些人天生聰敏,加上後天的努力,在教育大道走著走著,有驚無險。有些人天生有障礙,想學習但沒有能力,走在一樣的教育大道如在無情的大海浮沉,這一分鐘找到救生圈,還要擔心那個圈是否合用,甚至確保它繼續存在。我一生幸福,學習資源充足,雖然也很努力,但是卻沒有辦法體會學習能力低的人爭扎,甚至曾想拿走她的夢想。幸好,我沒有這樣做。現在的她,不但為自己的教育繼續爭取資源,她還為其他有需要的學生爭取學習上的特別安排。這個小小的她突然變得很大,而我變得很渺少。

我看著這小小的螢火蟲,在漆黑的世界,用她微弱的光發出的求救信号,我感謝上天給我遇上這個在我生命中的旅客,讓她照出我看不到的東西,讓我看到我的不善之處。

2012年2月12日 星期日

He & I: Past & Present

期待第四個在一起的情人節

以前,他在樓上工作,我在樓下工作。
我喜歡他來找我,儘管我不知道他來幹麼的,常常胡說一堆,然後說再見。

以前,我住在他左邊,他住在我的右邊。
後來,我住在樓上,他住樓下。
我喜歡去找他,儘管我不知道找他幹麼的,理由借口一大堆,還是輕而易舉的。

以前,我把烤好的餅干拿過去,然後靜靜雞走,心砰砰的跳,想著他吃餅的樣子。
現在,我把餅干烤好,然後大叫﹕「有沒有小朋友想食餅干呀﹖」從房間會跳出一個很高的小朋友,舉著手說﹕「有。」我看著他企定定食餅干,然後聽他說﹕「好食。」

以前,兩個人無啦啦的在超市遇到,一起走回家,我會開心半個晚上。
現在,兩個人有機會一起去超市,我們都會很開心,然後一起推車買東西回家煮。

以前,他第一次來香港找我,我覺得好奇怪,但又覺得好快樂。
現在,他只要來香港,我一家都很期待和快樂。

以前,睡覺前,就是在身旁,我們一定要先講話,才能進入夢鄉。
現在,相距1099 英哩,睡前不講電話,會失眠。

以前,當他牽我的手的時候,我會想這是談戀愛嗎,心中亂跳一通的。
現在,當他牽我的手時候,我知道他是愛我的,心中是甜蜜蜜的。





2012年2月4日 星期六

糾纏


久違了的她昨天跟我見面了。她看起了沒有怎樣變,頭髮還是如長髮公主一樣的長,話題還是圍繞著以往談過的﹕ 離開或停下來,改變或不改變,放棄不放棄。我耐心的聽她講述那沒有心理治療,沒有抗焦慮藥的兩個月,然後我發現她改變了—她開始上學。

雖然她喜歡上學,但是因為長期被關在她的塔裡,她經歷了好幾次的Panic attack (恐慌症),透不到氣,心跳加速,然後感覺會死亡。她好幾次要放棄上學了,然而她沒有。聽到這裡,我為她感到驕傲,因為她不再逃避情緒,她選擇了用呼吸來克服恐懼,這是她的一大步。

然後,她跟我分享她看了Tangled及她的感受。想起來,她們兩個真像,在她們生命糾纏著的就是那股離開及面對自己的勇氣。長髮公主鼓起勇氣離開了她的塔,然而她沒有立刻的感到快樂,她與她的過去糾纏,她的內心充滿爭扎,一會兒她滿心欣喜,一會兒她充滿內疚,人類真的是十分複雜的生物。當然,長髮公主是迪士尼的生物,她可以在短短兩個小時從塔離開,然後經歷挑戰,之後從此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我的客人不忘提醒我。我也不忘提醒她長髮公主找到她想找到的,也看到她想看到的。

每個人都有關著自己的塔。這個無形的塔讓我們感到安穩,因為我們熟識它的環境,我們知道怎樣應對它。就算我們知道需要離開,我們還是不願意離開它,繼續跟它糾纏,糾纏。

離開,還是留下來,這是你的選擇,兩者都有代價,祝君好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