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 廚房

3004 廚房
為保障病人隱私,作者於心理學隨筆內並沒有在未經客戶的同意下,放置任何病患的真實故事,所有包含心理治療的故事內容都已經改編,忌對號入座。另外,本人不能在網上隔空治療,所以本網站並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心理諮詢服務,如有需要,請到醫院或診所求診,敬請留意。All the psychotherapy stories are written in ways to protect clients' confidentiality and privacy rights. NO real and identifiable clients' stories are shared on this website without their permission. No psychotherapy consultation will be provided on this website. Please do see your local provider for any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2010年5月10日 星期一

Cocktail, Beer or Coffee?



在Honey K樓下的一個Happy Hour 廣告牌

前天跟Honey K說起他家附近有很多酒吧的Happy Hour都很便宜,往往美金三、五元就可以買到一杯雞尾酒,前菜小吃買一送一......可惜的是我們兩個都不是那種到酒吧社交的人。有時候,我到那種地方去總有點覺得格格不入。要裝的話,我還可以勉強應酬一下,飲一杯半杯; 日子久了,又或者可能是人大了,那種想尋歡作樂的興致越來越少。我只可以說喝下的是酒,情感卻是想快快的走,這也可能是結伴去喝酒的沒有讓我覺得可以盡興。他們有時候讓我覺得很無聊,也讓我感到 socially awkward。Honey K說我們也可以去玩玩,我說笑回他一句﹕「我們拿Reading下去看嗎﹖」我可以想像到的就是把我們兩隻Nerds貼在一幅不屬於我們的拼圖一樣。說實在,我情願一面看Reading一面喝咖啡; 又或者一面跟Honey K或好朋友一起喝咖啡,吃蛋糕聊天。這樣至少我不用大大聲的講話,也不用多飲幾杯高卡路里的飲料弄去social anxiety,然後又擔心體重上升。
Honey K帶我去Minneapolis Uptown的一家咖啡廳吃檸檬批和喝沒有藍莓味的藍莓咖啡

說起來,人大了,我就沒有很在意人家怎樣看我。小時候,我曾經因為人家說我是蛀書虫而大哭,現在想起反變得淡淡然,有時候也愛自嘲Nerdy。在美國社會,我和Honey K都屬於比較含蓄安靜的人。在他人眼中,我們是十分Nerdy的。我出沒的範圍是辦公室、診所、輔導中心和家,而Honey K的所在地就是辦公室、圖書館、實驗室和家。沒有廚房的話,我們活動的範圍可能只是書桌。

現在Honey K在我旁邊,他說我寫的都寫到他心坎裡。

我們剛做了綠茶香蕉Muffin,好吃,到他寫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話要說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