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 廚房

3004 廚房
為保障病人隱私,作者於心理學隨筆內並沒有在未經客戶的同意下,放置任何病患的真實故事,所有包含心理治療的故事內容都已經改編,忌對號入座。另外,本人不能在網上隔空治療,所以本網站並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心理諮詢服務,如有需要,請到醫院或診所求診,敬請留意。All the psychotherapy stories are written in ways to protect clients' confidentiality and privacy rights. NO real and identifiable clients' stories are shared on this website without their permission. No psychotherapy consultation will be provided on this website. Please do see your local provider for any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千千萬萬個劉進圖

劉進圖是我讀大學時任教傳播法律的老師。我上過他的課,他為人沉實敦厚又冷靜,教學認真,感覺對教學和新聞業充滿熱誠。雖然我和新聞工作有緣無份,但我一直都很敬佩他。

我身在異鄉,在臉書看到學弟一句「劉進圖被斬」,我還以為是甚麼比喻。後來一個又一個的新聞在社交網瘋傳,我才知道那一句話是鐵一般的事實。我第一個反應是無言,因為我不知道應該說甚麼。我的腦袋空白了幾秒,然後感到悲憤,還有一籃子的恐懼。我的情緒讓我害怕講話,只要我發表言論,那怕是沒有甚麼關係的,我也會成為下一個被「懲罰」的目標。那一刻,我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很軟弱,也覺得有點無助。這種情緒波動很少發生在我身上,通常我都是聽的那一個,現在發生在自己身上,我覺得很驚愕,思緒也有點混亂。他遇襲的那天,我只在臉書寫上﹕「黑暗時代。殺一警百。無天理。喪盡天良。大奸大惡。」

人大概就是這樣,遇到這樣突然的事,總想尋根究底,合理化事情。只要有一個「合理的故事」,人便不用害怕起來,至少我是這樣子想的。我的腦海一直盤旋著為甚麼,我的腦海不斷出現一些片段。沒有證據,我不想作假設,也不想作無為的猜測。猜中了,心寒。猜錯了,對不起他人。我提醒自己「我沒有水晶球」,我不知道來龍去脈。不過,我覺得最可悲的是,我覺得所謂的「真相」到最後都有可能是假的。當我有這種想法的時候,我對香港的心情便有點覺得絕望。那一剎間,我覺得香港變得很陌生,我想要移民。

後來,我的情緒和思路平靜下來,我決定不可以讓害怕牽制我的言論和行為,但我也不能不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因為這就是劉老師教過我的—做個負責任的傳媒。我不是一個激進份子,恐怕這一生永遠都不會是,但是當我發現像劉進圖這樣溫和敦厚的人也會成為箭靶的時候,其實甚麼事都可能會發生,這次不站出來講幾句,條底線給推得越來越低,總有天我會爆炸。那時候,我恐怕情緒操控我的行為,做出不理智又沒有建設的事情,對甚麼人都沒有益處。以前我單純的認為敦厚溫和可保命,現在真的不得不認世途險惡。幸好,我在三十歲前學精了。

我不是新聞工作者,但我有思想,有手和有口,我要用文明的方法來表達不滿意。我常常在臨床工作上教導客戶要勇於面對恐懼,做人要有底線,如果我不能面對自己的恐懼,永遠瑟縮,我覺得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自己的客戶。我沒有偉大的言論要發表,是誰做也好,我只希望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無論這是否個別事件,斬害新聞工作者是反文明、反言論自由的象徵,絕不能容忍。更重要的是,如果大部份人的猜測都是往同一方向的話,那一方是不是應該檢討一下,反思為甚麼矛頭會指去自己,為甚麼會淪落至此。

劉進圖這一劫做就了一場革命,他成為了一個言論自由的標記,牽起了萬般的反抗情感。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如劉進圖,可是因為這次事件,我們這個世界卻多了許多個劉進圖。做壞事的人可能想不到會弄巧成拙,這或許也是給壞人最好的教訓,物極必反。如果壞人想到有此下場,又作出如此禽獸般的行為,我想我只能以心寒作結。

願劉老師早日康復,其家人安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話要說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