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 廚房

3004 廚房
為保障病人隱私,作者於心理學隨筆內並沒有在未經客戶的同意下,放置任何病患的真實故事,所有包含心理治療的故事內容都已經改編,忌對號入座。另外,本人不能在網上隔空治療,所以本網站並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心理諮詢服務,如有需要,請到醫院或診所求診,敬請留意。All the psychotherapy stories are written in ways to protect clients' confidentiality and privacy rights. NO real and identifiable clients' stories are shared on this website without their permission. No psychotherapy consultation will be provided on this website. Please do see your local provider for any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我們活在一個怕錯的社會

我的學生說
怕父母失望
怕長輩責難
怕比不上別人
怕老師批評
怕同學嘲笑
怕不夠好
怕不夠時間
怕上課時氣喘
怕恐慌症發作
怕考不到甲等成績
怕人家的眼光
怕排擠
怕失去
怕別人知道自己的弱點
怕眼淚
怕自立
怕失敗
怕不快樂
怕負能量
怕肥
怕不健碩
怕功課
怕失控
怕失敗。

老師怕趕不上學習進度,狂給家課。
學校怕「出事」,要老師同學做更多。
父母怕子女落後個市,要課後繼續「活動」。
局長更怕不做事,結果反而做就更多「屎」。

因為怕錯,沒有人願意認錯,沒有人要改變。
因為如果認了,就像世界末日般,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是個沒有用的人。

我常常問學生和自己甚麼時候我們給予恐懼這樣大的影響力﹖ 我們是怎樣教出一群這樣怕失敗和負面情緒的人﹖ 在心理學的角度,我們越是害怕,越想做更多,或越想逃避,這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戰鬥或逃跑反應 (fight or flight response),所以局長「做野」避免公眾指責,家長老師學生一同反擊保護自己,而好抑鬱、好焦慮和好無助的那些就繼續「接埋」留返啖氣。可是,沒有人停下來說﹕「我有責任」。不是說要找罪魁禍首,但如果人人都只把責任丟給政府,香港是不會改變的。再說,教育制度的確並不是唯一導致學生自殺的原因。如果要改變社會風氣,我們可以先從自己開始—容許自己犯錯,包容別人的失敗。

香港地少人多,小學時讀社會就讀到郎郎上口。不但居住環境不足,就連犯錯和透啖氣的空間都沒有。你迫我,我迫你,這樣的社會,這樣的香港,人怎會健康﹖ 學生怎能不脆弱﹖ 停下來,想一想,如果我們不太怕犯錯,不太怕恐懼,由上而下學會承擔錯誤和責任,認句「我做得不夠好,以後我會更努力」,正視多種根本性的問題,鼓起勇氣,放下面子,立起榜樣,或許我們今天不需要氣急敗壞問教育局﹕「$5000 可以做甚麼﹖」或許我們寬容一點,不要甚麼事都兩極化 (好與壞),平心而論,或許,我們的家長不會「太怪獸」,我們的老師不用身心力疲,教育局不用太堅持,而我們的學生不會太「玻璃心」。

以今天的局面,教育局的五大措施當然明顯不足夠,但這並不代表我們要完完全全否定教育局的心思,所有的改變都是從小步開始,那些「小錦囊」至少做就一些社會聲音。教育局和大眾分裂的關係源於「不停改革」讓師生家長無所適從,面對日常壓力,加上對政府生厭,今天無論是$5,000或是$50,000,都恐怕不會夠用。教育局在大眾心中信譽早已透支,而心理健康推廣又是一場社會革命,非一局能夠解決,學生自殺乃冰山一角,香港社會對心理健康的認知和其他教育問題才是根深柢固。說到尾,吳局長其實也只是一隻代罪羔羊,悲哀的他不是唯一一隻,而是有莘莘學子、家長、社工和老師在這個城市一同陪葬。


此文亦刊於香港01博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話要說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