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 廚房

3004 廚房
為保障病人隱私,作者於心理學隨筆內並沒有在未經客戶的同意下,放置任何病患的真實故事,所有包含心理治療的故事內容都已經改編,忌對號入座。另外,本人不能在網上隔空治療,所以本網站並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心理諮詢服務,如有需要,請到醫院或診所求診,敬請留意。All the psychotherapy stories are written in ways to protect clients' confidentiality and privacy rights. NO real and identifiable clients' stories are shared on this website without their permission. No psychotherapy consultation will be provided on this website. Please do see your local provider for any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2016年3月15日 星期二

最怕改錯名


不怕生壞命,最怕改錯名。雖然教育局的指引白紙黑字寫著「不自殺契約」,形式也如同合約,但內容並非一般傳統的「不自殺協議」(safety contract/ no safety contract),而是有包括資源(resources)與行動啟動 (behavioral activation)的人身安全計劃,是Safety Planning Intervention的一部份。

所謂「不自殺契約」早在1973年應用於美國臨床心理治療,但一直沒有給科學認証它的臨床效用。大概16年前, 愛達荷華州立大學在文獻評論指出並沒有任何研究認証「不自殺契約」能預防自殺 (Kelly & Knudson, 2000),而且契約在美國和香港都不能抵銷心理/精神健康工作者在法律上的責任。有部份美國心理學家亦指「不自殺契約」基本上是有錯漏的臨床工具,需要小心應用和檢討 (Ellis, 2004; Jobes, 2006; Linehan, 1993)。自實習到執業以來,我未曾用過這種契約,很多原因,可讀<<我沒資格跟你定契約>>。

雖然香港教育局那份「契約」字眼和形式上(簽字)不太與時並進,其包括應對/減壓方法、傾談對象、防止自殺熱線、以及關心自己的人卻是可取的,是屬於心理輔導中Safety planning intervention重要的一環,所以不應該完全否定教育局在這方面下的功夫。傳統的「不自殺協議」只包括「我不會傷害自己」,而進階版的危機對應 (Crisis Response Plan)/人身安全計劃(Safety Planning Intervention)通常都注入應對/減壓方法、傾談對象、防止自殺熱線等「我願意做的事情」之元素。就語言和心理的角度來看,「我願意」相比起「我不會」正面,而且增加客戶在面對生命時的自主性和自我控制能力 (Rudd, Joiner & Rajab, 2001)。這種協議通常建基於已定下的治療關係之上,很少會單一使用,亦不是提供給沒有受過訓練的人士用。

我認為若能把「不自殺契約」改成較為正面的稱述,鞏固及突出危機對應部份的內容,那就更為恰當。至於是否需要簽字,則見人見智,沒有所謂的對與錯,心理健康工作者在這方面可用臨床經驗作判斷。如果今日個客認為這份協議書別具意義,是自己對生命或某人的承諾,他要畫隻龜、打個掌印又有何不好﹖ 可是如果今日個客死氣沉沉,完全沒有理行協議之意,那簽一百個名,寫一百份契約又如何﹖

從一份「不自殺契約」搞到滿城風雨,人心惶惶,可見香港人不信任教育局的嚴重性,以及網上社交平台的威力。我希望在此鼓勵在前線工作的社工和所有心理健康工作者繼續努力,多聽社會不同的意見,用同感心而非權威去否定他人之認知。我們每一天都在盡力陪伴客戶經歷人生五味,工作辛苦,我們也有我們的情緒和壓力。當我們聽到否定我們工作的時候,不免會氣憤和氣餒。輔導不一定絕對有成效,但如果甚麼都不做那就沒有希望了。我認為擁有自我意識,多討論個案或會診,做到不傷害客戶,那也是盡了責任。其他的,沒法子控制。再者「不自殺契約」也不過是紙一張,工具一件,不用太執著於對與錯,用與不用。我恐怕那非黑即白的思維讓香港一直分化,步伐停滯不前,既不能解決當前問題,又影響社會氣氛和情緒。

我們其實都在關注同一個問題。學習聆聽各方的意見,不胡亂作情緒上的反應才是良策。聆聽是雙向的,如果一味只叫社會各界人士多聆聽,而不以身作則謙卑一點,那聆聽的意義在於何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話要說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