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4 廚房

3004 廚房
為保障病人隱私,作者於心理學隨筆內並沒有在未經客戶的同意下,放置任何病患的真實故事,所有包含心理治療的故事內容都已經改編,忌對號入座。另外,本人不能在網上隔空治療,所以本網站並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心理諮詢服務,如有需要,請到醫院或診所求診,敬請留意。All the psychotherapy stories are written in ways to protect clients' confidentiality and privacy rights. NO real and identifiable clients' stories are shared on this website without their permission. No psychotherapy consultation will be provided on this website. Please do see your local provider for any psychological consultation.

2013年11月7日 星期四

異性戀者的特權與責任


張懸曾在中大演出時講過當我們所擁有的權利不是每個人都能有辦法擁有,這個權利就是有問題的,這句話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會記得。張懸的話,我今天想套用在同性戀這個議題上。可能是在美國留學和工作的關係,生活在異鄉讓我知道被歧視的感覺,了解到甚麼是偏見,甚麼是特權(privilege),甚麼是壓迫(oppression)。那種與其他人膚色一不樣,語言不一樣致有口難言的隔離感,讓我體會到當少數民族 (minority) 的寂寞。就是因為有了這些經歷,我希望當我享有某種特權(Privilege)的時候,會記得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沒有辦法擁有我所擁有,而這種權力不是個人努力便可以得到的,而是要透過社會公義、聲音和運動才可以得到。如果今天我們不為少數的人站起來,他們會繼續給香港社會邊緣化和壓迫。

我相信公平,但現實世界並不公平,就如同性戀者及雙性戀者沒有法子享有異性戀者的基本權益和尊重一樣。所謂的基本權利是指當異性戀者牽著異性伴侶在路上走時,不用擔心他人的眼光,不用把自己的性取向收藏起來,還不會成為招點。這些對一般異性戀者來說不但不是一個問題,更是不會出現的一種想法。異性戀者不會和伴侶拍拖時,突然想到不知道人家怎樣看他們手牽手,他們更不用擔心給人說「咁基、咁變態、咁無道德」。異性戀者可以合法的結婚,並可以選擇公開自己的婚姻,而香港的同性戀者因為還未可以合法結婚,所以就是想公開婚姻也沒有辦法。同樣是兩情相悅,同/雙性戀卻是收收埋埋和受排斥的愛,因為不是人人都可以選擇擁有,所以我說異性愛情是一種不會受到歧視的特權 (Privilege)。

很多人相信壞人才會得到「惡果」,認為同/雙性戀者得不到相同的社會權益及尊重是因為同性戀是錯誤的性取向,這種想法正反映了「公平世界假說」(Just World Hypothesis)。「公平世界假說」是一個心理學的現象,指的是人假設世界是公平的,所以如果同/雙性戀是對的話,它們也可以得到與異性戀同等的對待。相反,如果同/雙性戀是不對的性取向,他們便不值得擁有一樣的權益。「公平世界」是一種假說,不是現實。諷刺的是很多人依據這種假說誤以為同/雙性戀比異性婚姻出現更多的感情/家庭問題,但是美國的心理學研究一早便發現這是錯誤的理解,指出同性戀者的感情質素和異性戀者沒有差別。另外,如果你看一下現在的離婚率(美國是50%,香港是25-30%) 便知道感情不會歧視不同的性取向,異性婚姻一樣有機會會失敗。這種對同性戀者婚姻/感情負面態度實為偏見,甚至歧視。

普遍來說,異性戀者不會想到與愛人結婚是一種特權(Privilege) ,更不會想到同/雙性戀者的生活。這個很正常,就正如人不會突然想起自己有,人家沒有的東西。人愛比較,但人往往只看到人有我沒有的東西,於是人會想到怎麼樣才可以得到自己沒有的東西,結果自己還是顧自己。人不為己,天殊地滅,沒有錯。事不關己, 己不勞心,是人的天性,加上香港人工時長,生活壓力大,爭完奶粉,又驚個仔在起步線跑輸,還要怕股票跑輸個巿,加上失眠,精神緊張,現在還要爭取看電視,真是很忙又很動氣。你可能會說﹕「很多事情不是不想理,而是沒有空間和心力去關心。」你又可能會說﹕「我沒有歧視同/雙性戀者,所以唔關我事。」

香港人,我希望你別因為自己的權力受到威脅(如看電視)才動氣。想一下那些從未擁有過你享有的權益的同/雙性戀者,那些和你不一樣的人。看電視要爭取,言論自由要爭取,多元社會也需要你去爭取。香港,我真希望你會變成一個比美國更多元及具包容性的社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話要說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